苏三省V

渣文手,偶尔自娱自乐,心情好了就更新
主食:狗带/庚正/ES-阿多薰/奏薰/泉岚
雷:泉真/零晃
不定期跳坑,慎关。

5.22-昂君诞生日快乐♪

端午吃粽子


#大写的ooc就是我#

“....”宋棠回到院中就看到坐在凳子上的燕行,眼皮子不由得跳了跳,想起今天是仲五,本想问他为何不在沧涯的话语也终是没有问出口。

何处留得住燕行呢?

“我还在想你要什么时候回来呢,”燕行笑眯眯地冲他挥了挥手,猛地扔过去一坛酒,“喝一杯?”

宋棠不喝酒,但是不代表他不懂酒。闻着这与之前味道不一样的酒有些诧异的看了眼燕行。
“这酒叫伊人归,又名温柔乡。”燕行的声音突然传到耳边,引得宋棠面色通红,“..你放肆!”

燕行哈哈大笑起来,“我只不过好心给你介绍酒,你却说我放肆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宋棠啊……”

“……燕行!”宋棠原本能说会道的本事却像是突然失了灵,气的只咬牙叫...

『道得酒中,仙遇花里』上



燕行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命很好。

少年时崇拜剑圣便当真拜了师父,虽然师父与传说中截然不同。入道后又做了许多旁人眼中是找死的事情,都没死成。甚至在林远归的朔月剑下,也能拼回一条命来。

可偏偏遇上了宋棠。

怎么就偏偏喜欢上他了呢,燕行想不通,于是整日的混在青麓剑派,倒是先混了个脸熟。

南陆便有了新的传言,传言里燕行要当上门女婿了。

他扭头看着身旁的人,眼里满是笑意。
“我师父说既然调戏了人家就得说清楚,不能无故污了人家清白,你觉得呢?”

“…剑圣说的对。”宋棠的脸颊衬得身后的夕阳更红了几分。

“我师父还说了,”燕行眼里笑意更甚,身体微微前倾,宋棠只觉得他眼睛似是亮到连那星光都输了几分。...

存梗

尹正“啪”地翻开打火机点上火,狠狠地吸了口烟。

这么亮的夜空都没有一颗星星,真不好玩。

“抽烟不好。”张鲁一晃了晃手腕的手铐面色如常的叮嘱。
“......”尹正沉着脸看向他,“张鲁一?”
“嗯。”
“你以为你是谁?又凭什么管我?”
“嗯,有道理。”张鲁一点头,“犯人当然管不了警官。”
尹正一口烟呛下去忘了吐圈,他憋红了眼,几步间一把抓住张鲁一的肩膀。
面对面张鲁一甚至都能看清他眼里的血丝,唔,小家伙又通宵了,真让人心疼。

“鲁一哥,你就不会...服个软吗?”尹正软下口气,他看不得张鲁一这个样子。“只要你说...不是你做的,谁敢对你做什么?”
“尹正。”十天里,张鲁一第一次开口唤他的名字,“我知道我...

庚正采访整理.


1.记者:两位在网上被人称为庚正夫妇…
韩庚:谁夫谁妇啊?
尹正:盒盒盒盒盒……

2.记者:两位的私下关系怎么样啊?
韩庚秒答:不熟
尹正:盒盒盒盒盒
两人相视一笑
韩庚:我们真的不熟,就是工作关系
记者:那尹先生呢?
韩庚学记者瞥尹正:那尹先生呢~

3.记者:那其他明星会不会也觉得就是你太认真了?
韩庚:我觉得最认真的应该是尹正和大鹏
尹正:还好吧,我觉得最认真的是吴磊,他可认真了。我已经看出来他们队的这个攻略了,但凡涉及到体力和速度的环节,他们队,只要韩庚把我牵制住了,他们队就肯定会赢了

4.记者:评价一下,六个兄弟谁的智商最高 颜值最高
韩庚(往后一瘫):都在这儿了
尹正爆笑盒盒盒盒盒+跺脚人仰马翻x10s...

庚正-防晒霜的重要性

韩庚x尹正


涉及Rps


大写的ooc


慎入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.

韩庚低头专心的打着手游,经纪人恨铁不成钢的敲打着桌子,苦口婆心的劝他多注意注意自己的皮肤,有空多擦掉防晒霜,“太黑是嫁不出去的啊啊啊啊boss!”经纪人挠墙。


“我又不是嫁你,你就别操心了。”韩庚漫不经心点头,下一句气的经纪人直接搜刮了一堆美白防晒的搁他桌上。“黑,代表健康。男人那么白了才不好呢。”


“……”经纪人暗暗翻个白眼,也懒得再费口舌,只希望有一天大boss能够醒悟。


2.

尹正有一项让无数女生嫉妒的技能—...

庚正-撸串儿那些事

[韩庚x尹正]


[涉及rps]


[大写的ooc]


[不知所云.慎入]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尹正啊,录节目最想吃的是什么呢?”小记者收工之后随口问道。

尹正愣了愣,张口下意识的就想答苏式焖肉面,在看到冲他摆手的韩庚时原本的话音在舌尖打了个转就变了样。


“东北烧烤。”


众所周知韩庚是标准的东北人,而尹正身为一个纯正的内蒙,广州长大的Boy则是完全不同。


尹正的吃货属性在团队里也算是一个比较人尽皆知的点,有时候徐峥陈坤也会逗逗他,弄得他哭笑不得。


“庚...

<百粉点文>庚正-共舞

涉及Rps
文笔及渣
不喜慎入
♡♡♡♡♡♡♡♡♡♡♡♡♡♡♡♡♡我是可爱的分界线

尹正的话一出,两人的微博更是炸开了锅,原本就因为节目而结缘的两人更是让众粉丝一瞬间yy无限。

“因为韩庚,我大学时候染过一头白毛。”

韩庚看着屏幕上的一行字猛地睁大了眼睛,似是没有想到过一般,他伸手掌心覆在胸腔前,感受着加速的心跳缓缓笑开。

他想,他大概是真的中毒了,一种名叫尹正的毒。

并且无药可救。

韩庚对于尹正口中的白毛印象很深刻。
那个时候大概是07年,他还在Super Junior,或许是二缉,又或许是之后的某个时期。

谁都有那些年轻气盛的时候,韩庚端起杯子咕噜的抿了口咖啡,回想着那年一时冲动染了...

下午茶-庚正小段子

Rps不喜勿入。
无聊的产物,很短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尹正的唇很好看,总是无意识的翘起,就像一个在索吻的教徒,每每在故作凶狠的放狠话时都让韩庚觉得他是在撒娇。

韩庚从后面环上尹正的脖子,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。
他不是一个很孩子气的人,但是对于捉弄尹正这一事项一直都乐此不疲。

“猜猜我是谁?”
“庚哥…”
“真没意思,你就不能配合点儿。”韩庚大手一挥故意揉乱了尹正棕色毛发,弯了弯腰又在他白嫩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。
看着人变得通红的耳垂,原先心底的那点子不快都烟消云散。
“除了你还能有谁跟我玩猜猜我是谁这种游戏啊,”尹正附赠了对面的人一颗白眼,合上了被他画的乱七八糟的本...

存个小脑洞/毕苏

大概要填到野猫里


苏三省笑了,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
他看着陈深走进毕忠良的书房,嘭的一声关门声传来,伴随着那曲熟悉的戏曲,他的脚下就像拖了千斤重一般怎么也迈不开。昨日夜里所有的温存都仿若一个笑话般狠狠的给了苏三省一巴掌,他怎么就会觉得他对于毕忠良来说是不一样的呢。


陈深挂念着李小男前几天说的事情,心不在焉的看向一杯接一杯喝着花雕的毕忠良,道“我看这苏三省也不是好招惹的。你这样就不怕他做出点什么来?”

“他不会的。”

毕忠良连眼皮都不曾抬起语气笃定的道,一口花雕入喉,戏子咿咿呀呀的声音流出,却再也没了那个味道。


“老...

截图留念~

末班车


cp:韩庚x尹正

时间线混乱.

我只想吃口糖.

画风巨变.

涉及Rps.

OOC不喜勿喷.

******慎入******

初七已过,年味依旧洋溢在布拉格的每个大街小巷。
一步,两步…韩庚双手展臂走在布拉格的广场,白色的鞋尖一下下的踩在黄白灰色的板砖上激起了一群白鸽。

“和平鸽慵散步伐压着韵…”

录音机里蔡依林的歌声回荡在耳边,偶尔凉风刮过,荡起了韩庚的衣摆,也在他那不算平静的心划起了些许的波澜。

妈的冻死了宝宝了(划)

“嘿!韩庚!”
不远处尹正洋溢着喜悦的声音打乱了韩庚不知跑到了哪儿的思绪,“过年好啊,来得这么早?”

“过年好过年好,”韩庚的视线落在了尹正手里捧...

野猫<中>存稿

"哟,毕处长,您这是急着去哪儿啊……?"

高木阴阳怪气的声音在毕忠良耳边响起,他盯毕忠良也有些时日了,只是奈何毕忠良做事滴水不漏,让他就是有心揪错也无可奈何。

如今好不容易逮到了机会,语气更是让人不舒服。

毕忠良冷笑了声,高木私下的小动作他也不是不知道,只是还不到时候。

一想起家里边苏三省懒懒的模样,他便不由得柔了面庞,现如今终究还是顾及着日本人的身份不好做些什么。

不过,机会总是有的。

“下班了,高木先生难道希望我去哪里?”黑色皮手套相交,发出清脆的声响,“也不早了,家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,对不住了,高木先生。毕某先走一步,告辞。”

昊磊.随笔脑洞

写一段放一段..慢慢来。
刘昊然x吴磊
突如其来的脑洞还没有完善

“徐老师,我们没走错地方吧?”吴磊一手拨开布满了道路的荆棘,一手干脆利落的砍下去。地面上已经掉落了一地被砍落的树枝,少年清秀的脸上的几道划痕也彰显出了道路的艰难。
“没有没有”那徐老师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,“我上次来的时候也是这个地方。不过没想到啊,这么久了,这个地方却像是没有变过一样…”他回过头看着吴磊脏兮兮的脸笑了出来,摇头再三的叮嘱着。
“那里面也有个孩子,跟你差不多大,但是你要记得,千万不要去招惹他。”
“为什么啊,他比老师还要厉害吗?”吴磊不解道。
“他可比我厉害多了。”徐老师哼了一声似是在忌惮着什么并没有多说“你呀,记住我的话准...

野猫<上>

*毕忠良x苏三省
*文笔渣,自娱自乐.

窗外的雨还在哗啦啦的下着,一点一滴的敲打在寂静的黑夜里。
偶尔能够听到不远处敲着锣的巡夜人,干瘪的声线,在街道上不断回响着,仿若在这漆黑的夜里宣告着什么。

桌上的酒水早已冰凉,在温热的屋里倒是有着几分格格不入。
毕忠良压下黑色帽檐捂了捂耳朵,一手顺过角落里竖着的雨伞便走出了屋子。
漆黑的车子停在别院里,毕忠良哈口气,大概是雨天的缘故,只觉得头皮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。拿伞的手换了一边,想着明日里还有事要做心下不由得一阵厌烦,加快了脚下的脚步。

“喵~”
打开车门,毕忠良准备收起雨伞的手就那么停在了伞柄上,猫?
低头仔细搜寻了一会儿才发现蜷缩在车轱辘附近的小家伙。
许...

<庚正>我是不会放开你的-1

#自娱自乐.文笔很渣.涉及Rps不喜慎入.#
#只是脑洞.纯属虚构.有各种梗.#
#不知道会不会坑..进度慢.#

自从答应了会参加二十四小时这个综艺,韩庚就有让经纪人注意都还有哪些艺人会参加。
正所谓,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对于未来要一起合作的伙伴多些了解总是好的。

“尹正?”
韩庚的视线在这个以前没有见过的名字上停留片刻,在脑内搜寻了片刻后恍然大悟。
啊!那个演袁华的嘛,演技倒是挺好的。想起之前无意中在微博上看到粉丝说尹正是自带bgm的男人他也只是一笑置之,这个只能说袁华这个角色确实很深入人心。看着照片上男人还显得有些青涩的面庞韩庚翻开了下面的台本,心下却是隐约的有了一丝期待。
不知道这个人会不会真的那...

一见倾心(上)

拉郎。
徐书成x邹智勇
没补完徐书成cut..大写的ooc慎入
嗯..孔子曰生日快乐啊。并不会艾特..
纯糖。
晚安♡

邹智勇猫着腰躲在书架后面,老式相机挡住了他的大半张脸,镜头里那人戴着一架金丝圆眼镜,领口处别着金色的别针,扣子扣到了最顶上的一颗,消瘦的侧脸以及那麦色的皮肤看得他一阵心律不齐。

“我一定是生病了”他想。

“咔嚓——”相机的声音惊动了徐书成,下意识的回头看着传来声响的地方却不料撞见了一只偷吃的小老鼠。邹智勇手忙脚乱的收起相机背在身后快步的跑出了图书馆,只留下了一双快要滴血的耳朵及一个侧脸给徐书成。

Part1

“你听说了吗?来了咱这一个留学归来的双科博士呢”邹智勇听着大胖的话眼...

<一见倾心>

徐书成x邹智勇
甜甜的校园恋
大写的ooc
先放片段

邹智勇猫着腰躲在书架后面,老式相机挡住了他的大半张脸,镜头里那人戴着一架金丝圆眼镜,领口处别着金色的别针,扣子扣到了最顶上的一颗,消瘦的侧脸以及那麦色的皮肤看得他一阵心律不齐。

“我一定是生病了”他想。
“咔嚓——”相机的声音惊动了徐书成,下意识的回头看着传来声响的地方却不料撞见了一只偷吃的小老鼠。邹智勇手忙脚乱的收起想起背在身后快步的跑出了图书馆,只留下了一双快要滴血的耳朵及一个侧脸给徐书成。

“你听说了吗?来了咱这一个留学归来的双科博士呢”邹智勇听着大胖的话眼皮跳了一下,脑海中便浮现出了那天在图书馆看到的人影,用力把那个人甩出脑海他撇撇嘴...

<情>

素水x鬼王
鬼王的设定还在修改
先放素水看看有没有人吃
星宿什么的朕不懂啊朕不懂..乱七八糟

素水是朱雀七星宿之一,为鬼。整日里总是冷着一张脸,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,也极少与他人交谈,外人都传他是个哑巴。这话传到素水耳里,也只是如同被丢入湖波中的石子一般沉寂湖底,未曾引起半点涟漪。

“你说,那个谁不会真是个哑巴吧?”

一日里,那小厮趁着闲暇时刻,提着壶酿酒跟年迈的老门卫套近乎,无意中便说起了素水,谁知那年迈的门卫却变了神色。
“一失足成千古恨啊。” 他长舒一口气,目光望向远方,似是通过那门前摇晃的柳树枝又回到了当年。

“那素水,当年也不过跟你一般大小,年轻气盛,小伙子笑起来好看得紧,就...

篡改剧情小能手w

傅子遇or蔺漪阳,你选择杀死谁?

cp向见tag。不喜慎入

Ending撒花~

顺便..图的顺序没反吧?我这边电脑看不清楚...

<戏子>

“嘭”枪的余响还回旋在这间不大不小的屋子里,那温静玉虽说为了给方俊生一个教训才带的人来,可怎么也没想过害死他。
她脸色苍白的看着方俊生嘴角缓缓溢出的鲜血和那染红的衬衫,似是受了惊吓一般尖叫了声我不是故意的就跑了出去。
方俊生眨眼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心口越淌越多的血迹,就连那温静玉没了踪影也没了心思去看。
他仰头却是怎么也克制不住眼角滑落的泪水。
他不想死。
疼痛逐渐沾满了他的大脑,方俊生哆嗦着纤指摸上腰间,那里挂着一个青蓝色的香囊袋子,就算是温静玉也不曾知道里面是什么。
方俊生倚在冰冷的木椅上,静静的回忆着自己的这一生,倏尔就笑了。
他从小就吃不饱穿不暖,三天两头挨打,爹不疼娘不爱的,他也是怨的。
后来,老班主...

毕老板和方俊生。

“自己脱。”


我毕老板实力霸道总裁..

重逢。

“我料到了我会手染鲜血”
“我料到了我们会再次相逢”
“却从未料到你我的再次重逢会是这样的情景”


人各有命,各司其职。


“先生,您认错人了吧,” 他略扬下颚,目光略过男人消瘦的脸颊,鼻间不轻不重的发出了声冷哼。
自作自受。
“我一个学生,可不认识什么政府官员。再会。”
永远凑不齐素材系列...心里苦

生日快乐♡

早安~


这位先生,约否?

野猫。

絮絮叨叨的写了一堆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..
ooc慎入。

他就这么静静地站在楼梯口,以上往下,看着那路灯下的黑色人影。

或许是刚下过大雨的缘故,空气中雨残留的湿气直教他头皮隐隐发痛,那瘦骨嶙峋的人就那么站在水洼里,一双乌黑的眸子亮晶晶的望着他,就像一只无处可去的野猫在看到了小房子,眼里闪烁的是他不敢触碰的光芒。

没有人预备着去刻意打破这片寂静。

枯黄的灯光照得猫面色灰暗了些,或许是刚刚那不怎么愉快的经历以至于它的寒毛都七歪八咧的竖起,呲咧着牙随时都会攻向靠近的人。

不过一只野猫罢了。

他不紧不慢的走近野猫,趁着野猫没有防备干净利落的剪去了野猫挠人的指甲。
他对上野猫半恼怒就要炸毛...

《三根火柴》

早安♡

我关注的人

© 苏三省V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