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竹八云

渣文手,偶尔自娱自乐。最近坑假面骑士

野猫。

絮絮叨叨的写了一堆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..
ooc慎入。

他就这么静静地站在楼梯口,以上往下,看着那路灯下的黑色人影。

或许是刚下过大雨的缘故,空气中雨残留的湿气直教他头皮隐隐发痛,那瘦骨嶙峋的人就那么站在水洼里,一双乌黑的眸子亮晶晶的望着他,就像一只无处可去的野猫在看到了小房子,眼里闪烁的是他不敢触碰的光芒。

没有人预备着去刻意打破这片寂静。

枯黄的灯光照得猫面色灰暗了些,或许是刚刚那不怎么愉快的经历以至于它的寒毛都七歪八咧的竖起,呲咧着牙随时都会攻向靠近的人。

不过一只野猫罢了。

他不紧不慢的走近野猫,趁着野猫没有防备干净利落的剪去了野猫挠人的指甲。
他对上野猫半恼怒就要炸毛的样子笑得温和,他一遍遍的哄骗着野猫,而后将它牢牢控在了掌心。

他说,你是我的。
你要记住,我不喜欢被宠物挠伤。
不然,我就不要你了。

野猫聪慧的很,总能很快的明白他的意思,安安静静的待在他身边,只是偶尔闹个脾气,吃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飞醋。
或许是野猫的缘故,更懂得如何去讨好人,虽说看起来有些凶狠,但终究是一只没了利爪的猫,在他眼里,至比他见过的家养的还要懂事。
野猫终究是野猫。

猫不见了。

他回到家听到下人这么说,一瞬间脸色变得难看。
距离猫不见已经过去了一个月,可他也不曾派人寻过它,就像它真的只是一只路过这里的野猫而已。

他是在一个雨夜里再次看到它的。
还是一个大小差不多的水洼,后面停着一辆别克车,可能是因为淋了雨的缘故整个身子都散发着冷气,不断的滴着水。
倒是会找藏身的地方,他笑着将雨衣的一角分给野猫。

他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像以前那样,弯下身子将它抱到怀里,一下下的安抚着怀里瑟瑟发抖的小家伙。
“回家了。”

热度(8)

© 浮竹八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