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竹八云

渣文手,偶尔自娱自乐。最近坑假面骑士

『道得酒中,仙遇花里』上

燕行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命很好。

少年时崇拜剑圣便当真拜了师父,虽然师父与传说中截然不同。入道后又做了许多旁人眼中是找死的事情,都没死成。甚至在林远归的朔月剑下,也能拼回一条命来。

可偏偏遇上了宋棠。

怎么就偏偏喜欢上他了呢,燕行想不通,于是整日的混在青麓剑派,倒是先混了个脸熟。

南陆便有了新的传言,传言里燕行要当上门女婿了。

他扭头看着身旁的人,眼里满是笑意。
“我师父说既然调戏了人家就得说清楚,不能无故污了人家清白,你觉得呢?”

“…剑圣说的对。”宋棠的脸颊衬得身后的夕阳更红了几分。

“我师父还说了,”燕行眼里笑意更甚,身体微微前倾,宋棠只觉得他眼睛似是亮到连那星光都输了几分。“说的对?其实后面还有一句,‘老夫走了之后,找个人来治你。’这句对不对”

“这句……也对。”宋棠避过燕行目光从树上一跃而下,“我...还有公务要处理,告辞。”

身后传来燕行熟悉的笑声,宋掌门不小心绊了一脚。

是怎么喜欢上他的呢,燕行灌了口酒迷迷糊糊地想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林远归一战后燕行并没有直接回分华峰,而是又遇到了宋棠。

燕行拖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,血迹还沾在衣服上,腰间依旧挂着个酒壶,募地就被人拦住了去路。他用力地眨了眨眼,看着宋棠方才松了口气,就那么晕了过去,吓坏了宋棠一票人。

宋棠作为少门主继任掌门,名正言顺。只是门派庞大,难免有几个长老生出异心。贯来行事端正,春风化雨的宋棠,也不得不使出雷霆手段镇压。所幸有钟山,程天羽的鼎力支持,青麓才没有像濂涧一样分裂。此次原是下山处理事情,却不料再次撞见了燕行。

宋棠皱眉有点担心的看着燕行,对于跟林远归一战他自然也是知晓的,只是没想到燕行会伤到这个地步。
“就你能耐..”他低声嘟囔了一声,似是不放心燕行,转回身又看了一会儿难得安安静静躺在塌上的人这才出去处理公务。

宋棠前脚出去,燕行后脚就醒了,

“嘶...”燕行看了眼被变成猪蹄的脚,又看了看旁边人标准的青麓服饰,非常识相的把抱怨都吞进了肚子里,嗝。

“醒了?”待宋棠处理完事情,来到院子里看到燕行喝酒,他皱了皱眉,忍不住地念叨。“燕道友,你怎么又在喝酒?你路上受了伤,这才刚刚上药多久就喝酒…”
不经意对上燕行含笑的眼眸,宋棠的一腔话语瞬间消了音。是了,自己有什么资格说教他呢,要知道燕行可是出了名的不喜别人说教。

“嗯嗯,有道理,不该喝。”当事人却犹不自知,见宋棠不说了居然是一副惊奇的模样。“..你怎么不说了?”
“……”宋棠深吸一口气冲燕行拱手,“是在下逾越了,希望燕道友不要计较刚刚的失言。”

“不会不会,我就喜欢听你说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看来燕道友休息的不错,那我就不叨扰了。”

“别呀。”燕行一把搭上宋棠肩膀,晃了晃酒壶。“一个人怪无聊的,来陪我说说话吧。”

宋棠觉得自己大概是被夺舍了,不然怎么会答应他呢。

热度(19)

© 浮竹八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